第91章 愿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愤怒的声音,传来时,哈撒的部下,那几个亲卫军发出惊喜呼声。

“是李大人来了!”

“百户大人,总算赶到了。”

“哈哈,李大人和哈撒大人是结拜兄弟,现在哈撒大人被打成这样,李大人一定为他出气!!”

……

虹光迅速靠近,落在地上,露出其中的身影。

一个不怒自威的男子,约若三十,双手各持一把长剑,幽光闪耀。

“李大人你可来了,”哈撒其中一个部下,马上跑前,他似受到了莫大的耻辱,声音悲愤指着地上的哈撒说道:“你看哈撒大人,都被打成这样了。”

李贵神色阴沉,大声喝骂:“谁伤了我的二弟!给我出来!”

哈撒部下,马上手一指杨晨,笃定说道:“大人,就这校尉。”

李贵顺着看了过去,身体一顿,连呼吸一窒。

哈撒部下,对于李贵的异状丝毫不觉,脸上现出嘲笑的神色。似在等待李贵马上出手,一下将杨晨打得鸡飞狗跳的狼狈样子。

另外几个亲卫军也在一旁添油加醋。在抬高李贵六品修为的同时,不断贬低杨晨,说是个阴险小人。

时间在沉默中过去。

场面仍然一片静寂。

李贵仍然还没有出手。

安达族长从那些亲卫军口中,知道李贵的实力,心里多少有点担忧,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过是七品的实力。

惹怒了一个六品高手,女真部落只能等着吃不了兜着走。

安达族长不敢怠慢,马上走了过去,恭敬的抱拳说道:“见过大人。”

随后,

他将一切经过,细细说了一遍。试图让厉鬼明白,这不过两个年轻人的切磋,五官恩怨。

说完之后。

李贵依然不为所动。

哈撒的部下,认为李贵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其中一人马上气势嚣张说道:“这没你的事,你一边去,哈撒大人被打成这样,又怎么可能是小事。这些事,就让李大人定夺。”

紧接着,这个亲卫军马上对李贵行礼,“还请大人定夺。”

其余几个亲卫军也是马上行礼,“还请大人定夺。”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贵。

包括杨晨。

感受到杨晨的目光,李贵的额头,一滴冷汗缓缓流下,咽了咽口水。

此时,李贵心中,已是经历一场风暴。

‘他么的,居然去惹这个家伙!!哈撒你这个煞笔玩意!!’

在虫人营地。

李贵也在,他目睹陈无夜,李悟,宋忠这三个天骄的出手,已经惊为天人。

其中术法神通奥秘精深,与自身相比,如同云泥之别。

在他们手中,李贵不认为自己能撑得过一招。

但即使是这样的天骄。

在大战五品虫人时,也各自吃了大亏。

可这么强悍的五品虫人,却被两人碾压!

一个是早已名闻京都的天王。…

另一个就是眼前之人!

杨晨!

李贵瞬间觉得自己如同果着身体,站在流氓面前一样,十分危险。

于是。

片刻间,他就想到了主意,挽回这个难堪的场面。

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

李贵一只手高高抬起,啪的一声,甩在刚刚气势嚣张的亲卫军脸上。

连续几下巴掌。

剩下的亲卫军一个个遭殃。

脸庞青肿,变成猪头。

李贵握住安达的手,亲切诚恳的说道:“我相信你的话,这一定是小辈之间的切磋,一定没有恩怨,一定不会牵扯比人对吧!”

说道最后,他双眼灼灼,带着渴求。

安达一脸蒙圈,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刚刚还气冲冲的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

我相信你的话,这一定是小辈之间的切磋,一定没有恩怨,一定不会牵扯别人对吧!”李贵再次重复说话,似迫不及待等待安达的答案。

安达愣神,点了点头。

“理解就好。”李贵重重拍了拍安达的手背,激动说道。

随后。

李贵转过头来,看向杨晨,“我现在可以带哈撒去疗伤了?”

语气之恭敬。

让唐康德和千面暗自啐了一口——比我还狗腿子。

杨晨点头。

李贵露出逃出升天,庆幸的表情,迫不及待飞向半空。

在几息时间之后,他才反应过来,还没把哈撒带上,重新回来,手忙角落抱起哈撒,马上飞离。

一刻都不愿意耽搁。

哈撒那些部下,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在想明白怎么回事后,哇的鬼叫,连滚带爬,迅速离开。

连六品的百户,都怕得逃之夭夭,他们何德何能敢留在这里……

到了这时。

安达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深深看了眼杨晨,喃喃说道:“不过七品,就将一个六品的修士吓成这样……”

另一边。

南鸢一阵莫名其妙,“这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突然来了,突然走了,莫名其妙。”

杨晨应道:“也许是傻子吧。”

“嘻嘻,把哈撒带走了,我的麻烦走了。”南鸢突然意识到什么,拉住杨晨的手,小跳着开心说道,“太好了!”

杨晨感受到南鸢手里的温度,是那么真实。

心思回转。

他也说不明白,只见过两次面的南鸢在他心目中,是这么独特。

那么轻易的,就这么在他心里了。

也许,我真的以貌取人,她真的太美吧。

想到这里,杨晨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南鸢说道。

她反应过来,自己还抓着杨晨的手,想要放开。

却突然的,被杨晨抓得更紧。

杨晨认真说道:“你愿意和我去京都吗?”

南鸢一愣,两个脸颊开始发红,“我…我不知道。”

“咳咳”,安达假咳声。

杨晨和南鸢转头,安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来到两人身后。

安达说道:“你能保证南鸢不会受到伤害吗?”

“我不能,我能保证的只有,我愿用生命护佑她,”杨晨重重说道,语气诚恳,“我曾经犯过愚蠢的错误,错失我的爱人,这样的错误不会再发生,我会时时刻刻守护她……如果她愿意的话。”

说道这里,杨晨眼神灼灼看向南鸢。

南鸢不发一言,也没有任何动作。

就这么静静一会。

她忽然笑道,“我要跟你去京都。”

话毕。

早已在一旁看热闹的平鹏飞几人,大声欢呼,和杨晨南鸢打闹到一起、

受到感染。

被哈撒影响的女真部落人民,也情绪大盛。

气氛马上恢复到极致。

欢声笑语。

远远传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