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回头看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病房内,一边是明亮的白,一边是昏暗的灰。

两种颜色界限分明,还有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女人。

她佝着背,面对墙角坐着,叫人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

林初七朝前走去,在一米之外的地方,被一道厚实的玻璃挡住。

玻璃上有无数个小孔,用来传声和透气。

“叩叩叩”林初七敲了敲玻璃门,想让那个女人回头看自己一眼。

但是那个女人果真如刘队所言一般,似雕塑般没有任何动静。

“妈……”林初七喉头哽咽了一下,颤声唤道。

尽管已经十年没有见过母亲,但她相信自己第一眼的直觉判断不会有错。

世界上,有谁会认错自己的母亲呢?

“妈,我是七七,你回头看我一眼……”林初七隔着玻璃,痛心说道。

那个雕塑般的背影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林初七也不灰心,她一点点诉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将对母亲的思念之情一并宣泄出来。

“妈,你还记得那年雪天吗?你带着我在外面堆雪人,我不小心踩到一个窟窿整个人都被雪埋住,把您给吓坏了……但那雪是宽松的,我自己一咕隆直接钻出来,您看到我又哭又笑使劲把我搂怀里……”

“可我那时满脖子都是雪,被您一搂全都钻毛衣里了,冻得我直哆嗦,您当时还以为我哪儿受伤了呢……”

林初七一点点缓缓说着,脑海中也回忆起了过去温馨而又美好的记忆。

“还有我上初中那会儿,您嫌我个子在班上不是最高的,非要每天给我炖一只老母鸡,还要我把所有汤喝光,我当时背着您把所有汤都浇到了花盆中,结果那花都被养死了……”

纵使墙边的那个女人从未回应她,林初七也不知疲惫。

直到刘队敲门走进来,林初七才顿住了说话。

口有些干,她也不知道自己讲了多久。

“时间到了。”刘队提醒道。

林初七迟疑了一下,缓缓起身。

刘队给了她一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是最大的通融。

她最后看了眼还在墙角的那个女人,朝病房门走去。

“23…23……”突然,墙边传来了微弱到近乎不清晰的沙哑声音。

林初七屏息听了好久,都没有听清她在念什么。

“妈,你在说什么?”她准备走近问,但一旁的刘队已经给了她解释。

“她在念自己的编号23,这些年她唯一开口说的也只有这两个数字。”

林初七顿了顿,听着那沙哑而又沧桑到分辨不出男女的声音,缓缓走了出去。

刘队带着林初七去见了主治医师,了解了这个女人的一些详细情况。

“当初她是直接在街头流浪,一个人大冬天穿着单薄破烂的衣裳睡在医院墙角躲雪,整个人都快冻个半僵,我们医生救了她之后,发现她神智不太清晰,后来通报过警方寻找她的家人,但是一直杳无音讯,刚好院里有上级拨下来的救助项目,我们便将她留在了这里,这一留也长达十年了……”

林初七听着医生说的,急切问道:“你们发现她的时候,是在冬天吗?”

“这一点不会有错,是在十年前的冬至那天,资料上都记载得很清楚……”医生说道。

“那她身上的伤……”林初七没忘记自己最能确定母亲的身份的证据。

医生在一叠厚厚的资料中翻找一番,然后抽出一张递给她。

“她腹部确实有创伤,体内子宫也被摘除,还少了一个肾……但体表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疤,积累到一块儿无法分辨创伤时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