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试着接受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初七看着他,淡淡的语气带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她清楚什么叫患难之交,也清楚谭言钧到底帮了自己多少。

那个时候,她躺在病床上要他帮自己准备婚纱时,她便想过了自己要如何偿还他的恩情。

如果只有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报恩方式,她不会拒绝。

只是这样,对彼此都残酷。

因为,不是因为爱而在一起。

但一个人,唯有心不可控制左右。

“爱情和亲情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我不会让两者有我解不开的矛盾。”谭言钧坚定说道。

林初七抿了抿唇,一张静如潭水的脸庞再无多余复杂情绪。

“好,我记住你说的。”她看着他,一字一字说道,“等我处理完我母亲的事,我会试着接受你的约会。”

谭言钧眼睛一亮,不敢置信而又欢喜地看着她:“你说的……是真的?”

林初七点头。

“七七……”谭言钧看出了她并没有多开心,毕竟现在她满满都是心事,自己的深情似乎对她来说成了负担,“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你就当我把你当做我的执念吧,我就是想向你证明,不管是七年还是十四年,我不定不会跟那个男人一样负你一分一毫。”

林初七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样子,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七年前君亦寒尚未褪去年轻气盛的发誓模样。

也是跟谭言钧现在不相上下的年纪,也是如他这般两眼都是满怀深情地注视自己。

只是那所谓的爱情能撑多久呢?

他爱你身上的任何一处,都有可能在别的女人身上发现,并且可能会是更吸引他的存在。

旧去新来,没有人不能替代。

林初七清浅地勾起一抹笑意:“我相信你。”相信此时无比认真的你。

“所以,请给我时间,让我先处理目前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情,好吗?”她继续问道。

谭言钧诚恳点头:“我听你的,明天我就好好去工作……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再和你联系……”

他将林初七送到楼上,再恋恋不舍离开。

一个人回到家,林初七收敛佯装的轻松,露出疲惫的样子。

新搬过来的房子,住的极少,根本找不到家的气息。

她烧了热水,然后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窗外的城市景色缓缓喝尽。

顺着喉咙涌入的热流渐渐传到胸腔,再蔓延到四肢百骸,驱散了她周身的凉意。

“叩叩叩”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林初七怔了怔,自己才刚回来不久,这个时候会是谁过来串门?

她以为是谭言钧不放心自己,又折了回来,不由得有些无奈一笑。

但将门打开,看到门外那个神情憔悴,微微驼着背的男人,她手中的玻璃杯差点滑落到了地上。

门外的人,不是谭言钧。

没等彼此下一秒反应,林初七顺手将门关上,动作慌乱。

她想过自己和会君亦寒重逢,想过重逢后自己该是怎样的反应。

但是她没想过会是现在。

纵使那颗爱过的心已经遍体鳞伤,纵使对他已经心如死灰再也无法起死回生。

但当这一刻来临之际,她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七年过往,不是七天,也不是七个月。

“叩叩叩”门外还是传来了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沉重,透着压抑后的急切。

“林初七,你开门,我们谈谈。”君亦寒的声音很沙哑,就像是被浓烟熏过。

这大半个月时间,他几乎一天一包烟从未间断过。

整个人从骨髓深处都渗透着烟味,如今的他也只能用尼古丁来麻痹自己。

林初七久久没有回应君亦寒,甚至连一丝声响都未发出。

一个站在门外,一个站在门内。

一门之隔,恍若两个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