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机场婚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再次醒来,已经是五天后。

林初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眼空洞地看着苍白的天花板。

谭言钧坐在床边,将刚煲好的鸡汤倒出来放温。

“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又受了风寒,加上子宫大出血,差点就烧成脑膜炎了……你自己是医生不知道要怎么照顾自己吗?”

他叹气道,看向林初七的眸子无奈又心疼。

林初七不说话,干燥开裂的嘴唇苍白无华,整个人憔悴不堪。

“前几天不接我电话不回我信息,我找上门发现你已经搬家……是为了躲我还是躲君亦寒?就算不喜欢我,我们好歹也是朋友,同事……难道我保持距离地对你好都不能接受吗?”谭言钧声音低微了下来,带着一丝无力。

林初七空洞的眼眸晃了晃,呆滞地转眸看向床榻边的大男孩。

“我妈呢?”她沙哑问道,咽喉肿痛,吐字艰难。

谭言钧顿了顿,连忙拿起旁边柜子上的东西放到床边。

“阿姨在呢,我把上面的脏东西都清理干净了,灵位牌也找木匠用特制胶粘好,虽然……还有裂痕,但好歹阿姨的名字还清晰……”他耐心说道。

林初七看着那已经粘粘好的灵位牌,憔悴虚弱的眉眼涌出一抹涩痛。

“谭言钧,谢谢你。”她诚挚说道,眸光氤氲。

对君亦寒而言,她用七年时间献出了自己的全部,她不欠他任何。

但对谭言钧而言,她努力保持距离不想欠他,却始终欠了他。

一个心死之人,要如何偿还?

眼见林初七眼中疲态尽显,君亦寒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要如何调节她的心情,干脆打开病房中的墙壁电视,想着让她看看节目转移注意力。

但电视中跳出的本地新闻,却让两人都神情一顿——

“最帅中国机长君亦寒和最美南阳机场形象大使李曼小姐将于三日后举行盛大婚礼……婚礼场地定于南阳机场,君机长驾驶飞机于云霄之上迎娶他最美的新娘……”

眼前新闻画面上那并肩依偎的男女,林初七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无比惨白,谭言钧慌忙摁掉电视,却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没事吧……”他小心翼翼问道。

林初七死死咬着下唇,视线依旧紧紧盯着黑屏的电视。

穿着洁白婚纱在三万英尺的飞机上跟他交换戒指举办婚礼,是她一直期盼和渴望的。

但那时候,她满心期待地告诉君亦寒自己的梦中婚礼,那个男人却告诉她,他是个不婚主义。

如今,她收敛了心思,他却把她的梦中婚礼给予了另一个女人!

为什么?凭什么?!

一个毁了她的亲情,一个毁了她的爱情,他们有什么资格夺去原本属于她的婚礼?

“七七,你没事吧?”谭言钧看着林初七那燃着愤怒之火的神色,一时担忧不已。

林初七紧攥着床单,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渍。

“谭言钧,你能帮我去准备一套婚纱吗?”她深吸一口气,平静恳求道。

谭言钧眉心紧拧了几分,从椅子上站起来:“我马上去准备。”

他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但他能做的,便是力所能及陪在她身边……

三日后,南阳机场。

风和日丽,暖阳沐浴着整个空旷的机场,矗立的塔台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夺目的光芒。

一台小型客机被粉色的玫瑰点缀,巨大的气球花环在跑道上排列成对,红地毯铺成‘l’型,象征着李曼的姓氏。

这个特殊的日子,南阳机场人人兴奋不已,包括李曼的真爱粉全都有序汇集到这里,还有各路网络媒体进行现场直播,纷纷解说这场别出心裁的世纪婚礼。

君亦寒穿着帅气合身的机长制服,在司仪的指引和所有人的祝福下,牵着新娘李曼的手缓缓走上红地毯。

郎才女貌,仿若天生一对。

就在两人即将登机之际,背后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轮椅划过红地毯,带过阵阵划痕。

一身洁白婚纱的林初七坐在轮椅上,手中抱着一个有些发旧的木漆盒子。

“你来干什么?”李曼见到林初七,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色微变,但周围处处是直播镜头,她必须佯装淡笑。

君亦寒也没想到林初七会来这里,想起这个婚礼创意还是出自她嘴中,他眼神微微有些闪烁。

只是她一身婚纱,亦让他脸色有些挂不住。

“今天的婚礼,我没邀请你。”他厉声说道。

他的表情变化,林初七尽收眼底。

她勾了勾唇,清冷神情中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君机长,七年付出被你一朝抛弃,我无话可说……但今天这份新婚大礼,我必须送到位……”

说罢,她将手中木盒打开,拿出里面一叠厚厚的照片,还有一个蓝牙音箱。之后打开手机,链接蓝牙音响,直接将那天跟李曼通话时的录音全数放出。

李曼看着那些照片,再听着音响中自己狰狞的声音,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快阻止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