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保持距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话音刚落,林初七的脸色唰地一下白了几分,握笔的手都隐隐有些颤抖。

笔尖在素白纸张上晕开一个墨色黑点,越染越大。

“不过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住进林家十几年都没能改姓林,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她一字一顿,语调清冷中透着生硬。

李曼被她话中的事实噎住,脸色也有些挂不住。

她冷哼一声,恼羞成怒到嗓音尖锐:“我能让林家将你逐出族谱,还能让航哥弃如敝履地甩了你,这就是本事!”

说完,她气冲冲地离开,甚至都忘了在公众场合佯装病态。

医务室中只剩林初七一人,她将废弃的病历本扔进垃圾筒,揉着太阳穴叹了口气。

过往的陈年旧事早被她封存至心底最深处,随着李曼的出现一点点从心脏裂缝中迸出来,让她心潮起伏。

混沌了许久,对讲机中又传来呼叫,候机厅有旅客需要帮助。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收敛心思,提着药箱往外走。

有时用工作麻痹自我,是最佳的调节方式。

林初七值班到第二天早上,手机上推送来的头条新闻,全都是李曼和君亦寒的恋情。

“最美形象大使和最帅中国机长婚期将至,全民送祝福……”

看来越想避开什么,越是躲不掉。

胃里有些翻滚,她放下手机捂嘴去洗手间干呕,想起月事延迟了好久都没来,她心底一阵咯噔。

林初七从药柜中拿出一支验孕棒再次进了厕所,看着上面两条清晰的红杠,她脑袋里有片刻空白。

怀孕了?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林初七来不及多想连忙将验孕棒收进包中。

医务室门被人从外推开,机场塔台空管员谭言钧走了进来。

“君机长不是你男朋友吗,他怎么要和李曼结婚了?”他直言不讳问道,似是专门为此事来这里找她。

林初七神色微微暗淡,轻声道:“我跟他已经分手了……”

尽管,是昨天才分的手。

谭言钧愣住,看着她那憔悴而又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有些懊恼自己揭她伤疤。

“没事,森林里的好树多着呢,少了一棵还有别的围着你转……”他声音低微了下来,带着几分怜惜。

林初七低头未语,她知道谭言钧话里有话。

门外,凉风嗖嗖刮来,带着阵阵寒意,让她不由得拢了拢胳膊。

“变天了,我送你回去。”谭言钧将外套披到她身上,不由分说带着她去了停车场。

林初七因为刚才那验孕棒的事脑子里乱哄哄的,加上值班整宿让她现在也精疲力竭,便跟着他了车。

到了小区楼下,林初七对着谭言钧道谢后进了电梯。

身心疲惫不堪,她开门进屋正要洗个澡然后去医院做个彻底检查,却看到沙发上坐着君亦寒。

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屋子里萦绕着刺鼻的烟味。

“你怎么在这里?”林初七拧眉看着他。

君亦寒将手中的烟深吸一口,吞云吐雾。

“我要是不在,还不知道你有夜不归宿的习惯。”他冷声道。

“我在值班。”林初七习惯性解释,但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根本不需要跟他解释。

君亦寒淡淡扫了她身上的男士外套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在谭言钧怀里值了一夜的班?”

林初七呼吸一滞,扯了扯嘴角:“君机长,我们已经分手,你不觉得你问太多了吗……”

他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喜新厌旧完全不需要时间过度?

“你们不合适,以后跟他保持距离。”君亦寒说道。

林初七冷冷扫了他一眼便往卧室走,君亦寒起身抓住她的手腕,不小心将她包中的验孕棒撞了出来。

林初七瞳孔一缩,弯腰想捡但晚了一步。

君亦寒拧眉捡起,狭长眼眸微微眯了眯。

“你怀孕了?”

他的语气让林初七打了个寒颤。

在一起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怀过孕,偏偏在分手后发现怀孕。

怀的还真是时候……

“放心,我会打掉。”林初七清冷说着,伸手想拿回他手中的验孕棒。

君亦寒黑如深潭的眸子闪过一丝波动,神情莫测。

“把孩子生下来。”
sitemap